• » 发表于 » 2013-09-16 » 05:17:00 » 分类于» [声色。]

     一抬头发现了这幅画面。

    还好相机在身边。

    在北欧真的呆了有5个年头了。

     

  • » 发表于 » 2013-08-30 » 03:20:00 » 分类于» [丹麦。]

    真的是很久没有写过blog了。这些照片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东西了。2011,好遥远。

    前年,10月底。跟朋友去Arken博物馆,我只是好奇那里的一座装置艺术品,丹麦-冰岛装置艺术家Olafur Eliasson的 Din Blinde Passager. 盲目的通道。从外面看只是一座很简陋的木质通道,很脆弱的样子,有些失望。推开第一扇门后我的好奇心倒是回归了,是一个狭小的过渡房间,但可以看到前面有一丝丝雾气从前面的门缝中飘出来。我迫不及待地推开最里面的门,然后呆住了,眼前的景象,是时间通道?传送门?天堂阶梯(虽然我是无神论者)?或是通往另一个空间的入口?

    直接大步踏进去,感觉像如果不马上走进那个神秘却祥和的光亮中就会被身后的黑暗吞噬。

    整个几十米的通道里,感受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精髓,很未知,确让我很舒服。但显然这种未知让一些人极度反感,一个人向前走了10米便临近崩溃,退了出去。我却爱得不得了,走了三次才意犹未尽地被朋友拖走。

    在云里,在雾里,内心好平静,身体好放松,就一直这样下去吧。

    怀念那场神秘的冒险。

     

     

  • » 发表于 » 2013-08-21 » 00:55:00 » 分类于» [声色。]

    一直很想尝试人像,又怕拍不好,某天Yue找我拍照玩,便顺手在公寓楼里借景发挥了一下,当做第一次试验吧。

    感谢Yue同学来当小白鼠。

    看来还是需要更大的光圈啊。

  • » 发表于 » 2013-01-08 » 06:08:00 » 分类于» [路上。]

    啊!

    一年多未到此码字,事出有因,但说来话长,罢了。

    这个报道帖,就代表我回来了。

    现状还不错,不管是否算奋斗,总之是把自己折腾进了我一直作为梦想供着的学校,成就感稍稍有点爆棚,嘿嘿。生活也总算从过去的四年阴雨连绵转了大晴天。在哥哈安定下来,布置好自己的窝点,总算是有自己的家。读研,打工,玩儿,没对象。

    慢慢体会到心态最重要的道理。心情好,便是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那,相机里硬盘里摞着的一大堆的片子,我就慢慢来补写出来吧。

  • » 发表于 » 2011-11-02 » 07:35:00 » 分类于» [丹麦。]

    前些日子,一个阳光明媚但大风呼啸的一个下午,去了Christianhavn的Vor Frelsers Kirke,中文呢好像叫做救主教堂。这座教堂外观就挺特别的,我们记不住名字时就叫它螺旋塔或者转圈儿塔。

    因为教堂好像比塔关的早,便决定先去瞻仰教堂。

    每次看比较大规模的教堂,都会被震慑住。我没有宗教信仰但在这教堂里都觉得被圣光笼罩了。欧洲大部分的教堂都设计的非常巧妙,尤其采光。只要是白天,只要有一点太阳,教堂里面就会充满温暖的光。

    这个教堂内部充满了气场。

    不禁感叹这些天使的雕塑是如此精细。头发,衣服的纹路,翅膀的羽毛,栩栩如生。

    窗下坐着拿着长剑的大天使Rafael。

    抬起头看到正上方的吊灯(烛台?)原本杂乱的花纹这个角度看竟然大不同。

    我尤其喜欢天花板上散布的星星,基本充满了整个教堂。

    在教堂听着神圣祥和的琴声,就干脆坐在一片阳光下赖着不想走。

    过了不知多久,音乐停了,才起身上楼准备登塔。

    从塔身内过度到外面的楼梯十分狭窄陡峭,已经不知道该叫楼梯还是梯子了。

    出来后突然感到比在地面猛烈很多的冷风,然后第一眼看到的是金色栏杆上的装饰。再一看发现已经在不知道多高的地方了,视野开阔,但有些吓人,大概是因为楼梯很窄吧。

    那天有些雾,一整天都没能完全散开。

    另一个角度,阳光的照耀下整座城闪闪发光。

    像天梯一样。我基本上是蹲着一步一步向上挪的。不是恐高的人,却怕得不得了。

    远处隐约你能看到新港,Nyhavn。右侧则是有名的opera house。(前面写过有一篇关于Nyhavn如果你还记得。)

     

    在自由岛俯瞰了全城。

     

  • 共19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