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发表于 » 2010-01-27 » 14:15:32 » 分类于» [路上。]

    惊人发现。

    我竟然也有一篇日志被锁。

    自大巴停车风波以来,网上已沸沸扬扬,有很大一部分人由于多篇日志被锁或者干脆整个博客就消失掉了而生气或失望的离开了。

    在一旁偷偷思考,一篇日志都没锁,我是应该庆幸还是该自嘲。因为当时我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太肤浅了所以写的东西都没什么可锁的完全没有深度。

    然后刚才看到我一篇贴了几张我喜欢的裙子的图片的日志前面挂了一把精致典雅灰色的小锁。于是,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啊~我终于不肤浅了!

  • » 发表于 » 2010-01-19 » 06:50:19 » 分类于» [路上。]

    今天最后一门考试,比较惨烈。

    今天帮莹璨努力买了数次机票,未果。

    今天晚上冲刺清理房间,还剩好多。

    今天腰好疼,今天头好晕,今天没精神,今天太TM不美好了。

     

    刚看见大巴的好友新鲜事史无前例的更新了,并且是一更更了十几篇。我都想看。现在已经大半夜12点了,又困又累又抑郁。

    今天,刚刚比较圆润的离开了我,午夜已过,希望明天会正常些。

    发现自己好久没贴照片了。明天想要去扫街取材,如果有时间的话。

    安。

  • » 发表于 » 2010-01-18 » 02:03:03 » 分类于» [路上。]

    刚一人连拍们带按门铃。

    大近视眼趴在猫眼上看了半天没看出来是谁,也因为那人站的比较靠后。后来误认为是邻居Allan,没事总跟我借Chinese medicine吃的一个丹麦-苏格兰小伙。

    由于自己披头散发穿着邋遢,便急忙抓起一件很长的羽绒服穿上。。。没办法,手边就那一件衣服。

    结果打开门一看,不是。

    丹麦语问:“!@#¥%……?”

    答:“啊?”

    我说我这就我自己,敲错门了吧。

    后来他说是搞错地址了。走了。

    关上门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又狠狠的2了一次。我跟一陌生人说我自己一个人住。

    然后赶紧安慰自己,没事没事白白净净一丹麦小伙。估计真是找错地址了。

    也幸好我过两天就搬家。

    我就说我缺心眼吧。

     

  • » 发表于 » 2010-01-15 » 05:37:38 » 分类于» [路上。]

    每次在边看别人写的东西边听别人的音乐的时候我就思如泉涌。

    迅速来到自己博客点开写新日志。

    然后却是一个大大的“无”。

    我当时就空白了。

    其实没有什么必须说的,就是喜欢在blog上打字。

    下面开始今天的流水账。

    买了一个新的行李箱,很好看,黑色,软软的箱子,镶着非常柠檬黄的边。

    今天还买了两颗大柚子。刚刚吃掉了一个,很撑,害怕会胃寒。不过它真的很好吃。一点都不苦,但我不知道是因为它真的不苦还是我感觉苦的那几只味蕾变得没有那么敏感了。

    写着写着,别人BLOG里的音乐放完了。我需要一些音乐于是随手打开了豆瓣,电台在随机播放,love is all u need ,indeed。

    。。。。。。。。。。

    去继续收拾东西了。

     

  • » 发表于 » 2010-01-13 » 21:31:04 » 分类于» [路上。]

    这个事终于算是完了。唉。。。不说也罢。省的敏感。

    恩。。。“敏感”这个词不是敏感词吧?!?

    最近搬家,屋子里乱的让人无法可想,我却没有精神。过几天还有最后一场考试,也是最难的一场。

    外面天气依旧恶劣,就像过去的三个月一样。让我止不住惊奇的是,港口处的海都结了冰。

    阴天还是阴天还是阴天。

    收拾屋子整理行李。感觉自己像个蜗牛一样,那么大那么沉的壳。。。

    突然羡慕起蛞蝓。

    大巴终于解禁我太鸡冻了所以才语无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