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发表于 » 2009-04-16 » 15:49:41 » 分类于» [路上。]

    是焯。

    昨天晚上发现她们家用来偷偷上的无线网络突然特有活力了,于是她也精神亢奋起来,貌似一晚上没睡。

    在我的强烈意见和建议下,也转移到了大巴来。

    从来都喜欢她对文字文学文艺美术音乐戏剧影视的敏感,也是深受感召过的。所以我这个属于为大巴引进了1位新世纪人才。

    于是我在这里有了第一位亲属。

    复活节过完了。

    生活恢复了无聊以及平静。我始终还未实现让我亲属品尝一下我们学校食堂饭菜的愿望。再议吧。一到没有事情的时候,我的博客内容就开始空洞,所以不打算继续挤牙膏似的废话了。我这篇其实就是来抒发一下激动心情的,详情见本文标题。

    总感觉今天的阳光不怎么亲切。。。其实大概是因为教室里的部分人的zhuangbility造成的吧。有些人,无知就无知吧,没人介意的,但是不要P大点事就装博学。

    就这样吧先。

     

  • » 发表于 » 2009-04-09 » 17:33:39 » 分类于» [路上。]

    今天打开博客,无所事事的对着屏幕发了一会呆。突然觉得想写一篇关于Alex的文章。

    第一次见到小A同学,是在比隆的机场。

    我8月30号到这边的,他们则是比我晚一天到。那天屁颠屁颠地跟着几个学长跑去机场接机,特别傻X啊当时感觉自己像老生一样,接机啊,虽然只是老一天而已。。

    等了很久之后,一帮男男女女就推着大堆的行李出来了。三个男生三个女生。从机场出来的时候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在背后说到,师姐,你在国外呆多久了?然后我就特崩,因为刚才装的很严肃的老生的样子要露馅了。到现在还一直觉得内"师姐"叫得特响亮。

    首先声明,Alex是我来这边之后的最好最好的朋友,很纯粹的朋友,但是很亲密的朋友。应该是已经超越性别的概念了吧。

    Alex是北方人,大大咧咧的平时,但是总是很体贴,替别人着想。真的,我以前认识的男性朋友里我没有见过任何。我知道真正能够做到替别人着想是很难的,所以觉得交到这么一个朋友是我的幸运。

    我们蜷在他电脑前面,一起决定要上这边最好的大学,然后能在这边奋斗出一些成绩。走在街上,我们就争论旁边来来往往哪个妞比较漂亮。我在这边迷上了打台球,Alex又刚好打得超级好,于是他很不幸的被我拉去当陪练...texas的老板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交押金和证件了。

    真的写不下去了,不是因为写不出来了,而是太多了,实在无从下笔了。那就尽在不言中吧。

    再一次很幸运,Alex还碰巧长了一副好皮囊。和高高的个子。爷很满意。

    ...好吧,这是我给他涂的眼线,介个叫做烟熏妆哦哈哈。

    你说过,我们今后那么些年还要不停互相鼓励和帮助呢。

    真的希望不会有任何人觉得这样很暧昧。单纯的友情,有时候比爱情更让人感觉舒心。知音难寻啊,所以找到一个知音我才会如此的感慨万千。

    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生活天天向上。那啥,洋媳妇的事也得抓紧啊。

  • » 发表于 » 2009-04-08 » 07:04:12 » 分类于» [路上。]

    这些天,一个朋友感情上遇到了麻烦,很大的麻烦。

    能看出来他真的很受伤。

    这个人,是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的一个男生,高中的时候,那么的喜欢。可是最后他还是选择留在女朋友身边。于是我只能放手,幸好那时因为还小,也因为拿得起放得下,算了。生活总是要继续。

    我来北欧的那个夏天,他们两个人去了荷兰,按我的话说就是双宿双飞了,呵呵,真的以为他们就会这样下去然后结婚过日子,像他提到过的那样。

    复活节的假期始终没像我预期的那样无聊,总归还是发生了些什么,只是不是在我身上罢了。他的女朋友喜欢上了别人,这两天从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发现他是那样的在乎她,在乎到我从没有想到的程度,虽然当时我们很好的时候他选择回到女朋友身边,那也只能证明,也许是责任感的原因吧。但是真的没有想到平时看来什么都不在乎的一个大男生,当初背着女朋友跟我“乱搞”的很有自信的男生,能变得那样失魂落魄。

    今天白天还听他兴冲冲的告诉我,她把对他的“最终审判”时间从周六提前到周四,也就是说,周四就会告诉他,是否回到他身边。他说他很高兴,但是也好害怕。还特意听了我的意见想整理一下头发和形象,然后明天去教堂祈祷一下,美其名曰"和上帝交流下",为了求得一个美好圆满的"审判结果"。

    刚刚却听他说,她要分手。

    那样自信的一个男生,哭得像个孩子。

    感情很折磨人,我知道,也尝过,很多次。也许我已经麻木了,或者是我挺自私的,爱自己胜过于任何人,所以慢慢的我变得不那么容易受伤了。或者,向别人说的那样,我只是没找到那么喜欢的人罢了。可我曾经那么深爱过Manne,甚至现在还是。但是无论如何我仍然继续我的生活,热闹或者无聊,阴天或者阳光明媚。好好的生活着。

    我知道对他来说,把这个人瞬间变为记忆是多么痛苦。但是他却必须接受这个现实。很替他难过,分手这样的事情,那么沉重。

    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下,跟他说什么好,或者是应该保持沉默,但是还是希望他能尽量好起来,不论这件事有多难,明天太阳出来我们还是要生活。

    恶俗一下,引用歌歌词。只是因为它太合适了。

    我无法帮你预言委曲求全有没有用,可是我多么不舍朋友爱的那么苦痛。

    我知道分手了它是快乐不到哪去的,我还是相信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的。

    就祝他能够早点快乐起来吧。

  • » 发表于 » 2009-01-30 » 07:22:37 » 分类于» [路上。]

    我就想说

    诶,本人已老,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

    发神经感叹下。

    over。

     

  • » 发表于 » 2009-01-29 » 19:43:16 » 分类于» [路上。]

    10分钟之后要去跟小组准备明天的presentation。刚才跟Manne聊了一会儿最近的事情。最近压力真的很大。

    很多人告诉我压力是好事情,你度过难关的时候你会发现那是是一种很难得的经验,但是为什么我总会感觉到,当我度过难关的时候,不是变得对生活更消极,就是会变的骄傲的找不着北。所以有的时候怀疑,太多困难到底是好是坏?年轻的时候困难重重,这个人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老成,而且我相信也一定会变的圆滑,多疑。不再是简简单单干干净净的一个灵魂,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还要耐心的等待着一切我急切需要的人和事。不能急躁。

    我怕。

    很无助。自己能不能渡过这个困难?

    这张照片是焯给我拍的,我想当时我是在等人,但是是一个十分不重要的人。我的小灵通,呵呵。怀念呢。

    那天晚上很安静,安静的就像这里。